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空华记

本书主要介绍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的传奇人生,讲述了一段曾经真实发生在中国唐代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落阳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六章 落阳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高阳那一日在告别长荷、文夫人等人,并随一干宫人从公主府到了皇宫中后,却半日不得其父皇召见。

  半晌,才有一太宗的内侍走过来,对高阳宣称道,陛下因有紧急要事,现已到城外的离宫翠微宫去了。

  这个内侍对高阳说,陛下还有旨,说要让公主务必要在宫中留住一晚,明日有要事相宣。

  不觉长夜降临,只见这森森浩大的太极宫是庭空人寂,云溟色漠。

  高阳望着暮色中幽冷白雪笼罩的巨大巍峨的宫殿,听着呼啸而过的北风,第一次深深地感到这个让万人仰慕的地方,今日却令自己是如此地孤单和恐惧。

  在翠微宫,太宗这位举朝称贤的君王,在辩机、高阳公主事件发生后,也深受震惊和打击。

  数日不及,太宗就苍老了许多。

  太宗一面遣派内侍奉他的手谕去严厉地申饬高阳公主,一面在巨大空荡的翠微宫中,郁郁不乐。

  太宗自言自语地说道:“朕空有四海,空有天下,家门却如此地不幸!太子承乾、魏王泰与齐王佑等人闹得不成体统,朕废的废,杀的杀。朕就等于从没有这样一群不孝不贤的子孙!可长孙皇后为何半途抛朕而去?最爱的亲生女儿晋阳公主又有让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高阳!高阳!你是朕心爱千百倍的女儿,为什么却干出这等让朕心寒齿冷的事情!也让天下人耻笑的事情?朕活在这世间上,还有什么意趣可言?还有什么意趣可言啊?”

  一内侍在一旁,劝太宗道:“陛下无须过于悲哀。”

  太宗仍然是悲愤无比地说道:“难道上苍真的要绝朕?人生数大不幸,你便让朕占二:中年丧妻,晚年丧子又丧女,只怪朕平时不善之处太多,上天才会如此重罚朕,让朕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孤家寡人!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朕活在此世,真还有何意趣可言?”

  说罢,太宗连连以掌击案,痛不欲生。

  另一内侍见太宗太过悲愤,就也连忙上前来安慰他道:“陛下弘济苍生,功高盖世,何人比拟得了?岂能含愧,而不自安?”

  太宗又高声说道:“他们都在逼朕杀人!他们都背叛了朕!那么,朕就要大开杀戒给你们看看,朕要杀尽天下这些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与无羞无耻的叛逆之辈。”

  一个内侍忙在太宗的面前跪下,恳切地说道:“陛下素有好生之德,这个念头,真是断断起不得!”

  另一个内侍也忙替高阳求情道:“陛下怎么能忍心自己永远痛失爱女?房大人家失媳?”

  其他几个内侍听此人这一说,忙也跪下来。

  太宗听那内侍说罢,再望着内侍们惶恐的脸,自己突然是涕泪泗流,悲痛得难以自制,半晌,才缓缓说道:“即便就是将天下人赶尽杀绝,终还是有朕不能杀的人呵。”

  说罢,太宗便猝然倒下。

  一时,内侍惊恐地一拥而上,立即将太宗扶起。

  见太宗的面色不好,气息微弱,这些内侍就知道,这是太宗中风这种旧症再度复发。他们忙就紧急传宫中太医前来,为太宗诊治。

  到了翌日,北风越发凄厉,寒雪越发飘得密集。到了正午,天色也越加晦暗。整座长安城成了一片白色光莹,悲凉彻骨的冰天雪地的世界。

  这个时候在太极宫后宫的高阳,也然仍未见到太宗回来。

  为什么自己的父皇到现在还不回来?为什么他竟会冒雪去离宫?他为什么要将我单独留住在宫里如此之久?

  高阳百思不得其解。

  高阳在后宫那里徘徊了很久,突然想到长荷与她告别时的悲哀的话语与神态,及自己近来的噩梦频繁,不觉意识到大事不妙。

  一时间,高阳无论对何种声响传来,都觉得闻之惊心。真有鹤唳风声,草木皆兵之感。

  好不容易熬到日没西天,月照宫墙,灯点华庭之时,高阳才听人来对她说道,辩机已于前日被腰斩于郊外荒岗,她身边十数名的侍从,于今日也业已被全部正法了。

  听罢此噩耗,高阳顿如闻晴天霹雳,一时,天旋地转,肝胆俱摧。

  高阳不觉是眼中流血,心内成灰地哀叫一声:“天啊!”便蓦然失神,晕厥在地。

  众人忙将高阳救起来,将她送回到公主府。

  一到高阳公主府,只见这里冷月凄恻,残雪满阶。偌大的一座公主府,其内真是人声阒无,凄凉满目。

  半晌,高阳才苏醒过来,想想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哀极反而无泪,半晌,才凄然一笑道:“噩梦竟成真!”

  高阳又念道:“生当复归来,死当长相思。”才不禁泪流满面,悲泣难止。

  正当高阳为辩机、长荷、文夫人等人之死椎心泣血般哀痛之时,宫里忽来二内待。

  恍恍惚惚中,忽听人高叫一声道:“高阳公主听旨。”

  高阳一动也不动,呆如泥塑,后来,众从人又将她勉强搀扶起来听旨。

  只听那内侍念太宗手谕道:

  合浦公主,朕之爱女。少小聪慧,甚称朕意,素有灵性,实为钟爱。赐名高阳,恩宠逾于群姊,婚礼重于他婿,原期其承欢膝下,如暖阳温冬心,谁承其负宠而骄逸,不修妇德,胡作非为,无视妇礼,紊人孝睦。遂使皇家颜面扫地,朕之暮年蒙羞,实为心寒发指。故合浦过失深重,实难宽恕。此后无事不可随意入宫,且须恪守妇道,抱惭自明,勿生衅绊,以求自保。另有法门蠹虫,行径无耻,玷污圣域,死且余辜。合浦媪婢,脯心欠乏,督导失周,咸宜重惩。

  二内侍宣罢太宗手喻,就扬长而去。

  高阳听罢此手谕,面无人色,半晌,泪如雨下,连道:“父皇!这些千错万错,难道都要算是阳儿的错么?父皇你也是有大错的啊!为什么你只顾及你的君臣之道?为笼络自己的忠臣,竟拿我们这些子女来与人联姻?你何曾顾及我们的性情及喜好丝毫?父皇,是你亲手断送了自己儿女的幸福啊。”

  说毕,高阳又对天凄然道:“文夫人、长荷她们何罪之有?父皇你为什么竟要她们全部去死?父皇,我恨你!我好生恨你啊!”

  不久,高阳又凝望着那一幅《雪迹夕阳图》,想自己的深爱的人就这样音容俱渺,无处可寻,自己不禁神情哀绝,叹息流泪,喃喃地说道:“成华!成华!先后无觉,从尔有期!我的这一生能与你相逢相识,我无怨无悔。我是因为你而存在这个世间。你既然已经化烟成灰了,我岂能独活?”

  从此,高阳觉得这座巨大长安城的天空上无光、无日,也无月。她也犹如孤魂幽灵,徘徊在巨大空荡的公主府中,心如死灰,度日如年。

  随后不久,宫中有内侍来向大病中的太宗禀报,自从辩机被腰斩之后不久,高阳公主愈发独行特立、无畏无惧。还与长安那些自称能视鬼神、占祥的僧道与高人往来。目前她仿佛正日夜在自府里替什么人举行招魂仪式。

  太宗听了,默然良久,然后惨然地说道:“难道真的是朕对她做的太绝了么?大概她这是盼望在冥冥中仍能和她的那个人和自己的那一伙人相见罢了。朕恐怕将也不久于人世,且任由她去闹这一阵子儿罢,朕已经是顾不得了。”

  在辩机、文夫人、长荷等惨亡的二三个月后,太宗也病逝于翠微宫。

  这一噩耗,传入高阳公主府中。

  高阳听罢,顿然哀恸不已,道:“苍天啊!你何其过酷!为什么在这不足三个月间,竟让我丧失了这世上全部至亲至爱的人?”

  一时,高阳泪如泉涌,气噎神绝。她哭父、哭辩机、哭文夫人、长荷等人、哭自己,更哭命。

  高阳知道自己余命所剩无多,她不久也将尾随他们而去。

  不久,在举朝上下为太宗逝世举行的盛大而又隆重的葬礼上,高阳身穿一袭外黑内白的丧服,神情木然。一任漫雪白的挽幛、挽联与无数纸铜钱,在眼前无情的招摇和飘落。

  最后,高阳已是痛极无声,欲哭无泪,只有万念俱灰地听着一声声在长安城遍空奏响的悲哀的挽乐和法号,然后目送装载有自己爱恨交集人的棺椁的车马与送葬的众人,在残光如血的落日下,一程又一程地向长安城外远山的尘土中飘去。

  正是: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