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空华记

本书主要介绍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的传奇人生,讲述了一段曾经真实发生在中国唐代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况味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况味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高阳品罢茶,半晌,才对长荷道:“我知道了,这寺院中煮的茶,为什么会与我们素常喝的不一样的缘故了。不信,你且再细细品尝一次。对茶,惟有再三斟酌品味,方能分辨得出好坏真伪来的。”
  长荷应了,忙又从那茶壶中倒了些出来,入一茶碗中。然后,她捧起茶碗,先闻了一闻,然后慢慢地喝下去。
  喝毕这碗茶,长荷笑道:“闻起来,有点清香,这种香,竟像我们曾到那春日的原上郊游时,闻到的那种新草木的香。喝起来,有些苦苦涩涩的。喝完了,就觉得嘴里余香醇醇的,让人神清色爽。”
  高阳听了长荷这一番言论,点头笑道:“在以往神农尝百草时,就知道这茶是可以用的。只是那时的茶并不时新作寻常之物,而是作为医药用的。听人家说,这茶原先并不是我们俗家人先用起来的,竟是从他们佛门出家人开始的。我以前就曾听见有一故事说,一个出家修行人在一座林木幽深的深山寺院中修行。一日近午,他自觉困倦不堪,不觉步出寺院外。无意中,顺手折了一片长在寺院门前路旁岩石丛中一株小树的叶子,并搁在嘴里含着。他发现其味虽然清香苦涩,倒也还清凉提神,一时,困意顿消,功课也能继续了。他不免欢喜,忙告之他人,这寺里其他的人也就跟着用了起来。但终因哪有这些新鲜的绿叶,供他们长年使用呢?有人便在早春时,将才新鲜发芽的绿茶叶,采摘一些下来,晾干储备起来。到使用之时,将其粉而碎之,又以清水文火慢慢煮之,取其能提神之意罢了。不想后来,煮茶品茶的风气,便在整个佛门异常盛行起来。更有甚者,在前朝一些寺院里,他们索性也不种其他花木了,而一律改种茶树。由此可见,茶对他们佛门而言,原是一件何等至关重要的宝物。只是他们佛门饮茶时,多是将新茶晒干,又以茶碾粉碎了,直接煮熬好以后才饮用的;而不像茶到了我们民间,竟然变得异常繁琐起来。俗家的人,又不指着它提神儿,只不过是想要借它的清香,又想去其苦涩之味,便使了许多炮制法子如什么蒸青、发酵、花香薰等等,我也说不清的,然后才做成我们素日所喝的茶了。所以,我们现在喝茶的十之八九,竟已不再是原来茶的味道儿了。说了这些话,不过是想让你们总该明白,你们今日在这寺院里喝的茶,为什么会与我们素日在府中喝的不一样的道理罢了。”
  长荷听罢,笑道:“谁承想得到,我们平日视为最寻常的七件物品,竟还会有这么多的故事和学问。”
  高阳叹道:“谁知道这故事是真,还是伪了呢?不过,茶本身竟是一样雅物。古书上说,它有提神除倦、解毒疗疾之效。苦涩、清香乃是其两大根本之味,而其他的味道,加来减去,反倒使这茶失去其本来的面目了。世间万物,何尝不也是如此!本来面目为何,惟天知晓了。”
  这时,雪妆并不解高阳的幽叹,只是笑说道:“难怪我们喝的茶中有种种花香。原来,竟是要借这些花香除去它的苦涩。不是规定茶就有这些花香气的,这一点倒没想到。”
  听完雪妆的一席话,众人不禁笑了。
  长荷笑道:“听青瞳讲,他们西边原上的那些人,还要借茶除去牛羊肉的膻味。她还说,往牛羊奶中加一些茶,再煮一煮,才是香甜。异域来的人,都是这样来饮茶的。只可惜我们长安城这边不兴这样的。”
  雪妆蹙眉笑道:“这会是什么呢?”
  长荷听雪妆如是说,想了片刻,才笑道:“对了,我竟还想起来了,旧年长孙皇后娘娘在世的时候,我们还吃过什么庵里师父上供的,用新茶作的素点心果子。”
  高阳忙道:“亏你还记得这么久远的事儿?我们吃过的东西何止成千上万,我早不记得是什么跟什么了。”
  长荷笑道:“何曾还记得?只因在那果子中,掺了用新茶碾出来的粉末,有茶的清香气,味道有些儿特别,便记住了。”
  雪妆笑道:“连茶也可以做果子?”
  长荷笑对雪妆道:“不骗你,只是那时节你还没进宫呢。”
  高阳笑道;“明儿回去,我让我们府里的人试做出来,给你们这些人尝尝罢。免得从公主府出来的人,看着人家的东西都是好的。”
  高阳说罢,众人都一笑。
  长荷笑道:“多谢公主,青瞳的确说过,茶做什么都是好的。”
  高阳听罢,笑道:“长荷,青瞳又想家了?在她们原上,茶原本也是至要之物。”
  雪妆忙答道:“回禀公主,她很想,我还见她哭过。可想也是没用的,反正她那边也没人了。”说完,连她自己也不觉眼圈一红。
  长荷看见,忙道:“罢了,都是我一席话惹出来的。”
  长荷这时起身一朝窗外一看,只见风消雨歇,薄霭笼空。不觉惊喜对高阳笑道:“天虽暗下来了,幸喜雨也住了。只怕文夫人和流邸的家人该来接公主了。”
  雪妆合掌,笑道:“阿弥陀佛!苍天竟长眼。否则,我们竟有大麻烦了。”
  高阳也朝窗外一看,幽然地叹一口气道:“天真快要黑起来了,雨也晴了。让我一人顺这屋外的栏干一角,看看这雨后的晴空,难得这会子这般幽静,又只有这么少的人。”
  长荷、雪妆刚准备随之起步。
  高阳笑道:“我自去罢,谁也不用跟着。再说我离你们不过几步之遥,无需担心的。”
  长荷忙拿了高阳的纨扇,对高阳说:“公主,天快黑了,要仔细蚊虫,这寺里周围的花木又实在是繁多,前面院中还这么一池水。夏天这样的地方,最是招蚊虫,真是大意不得。”
  高阳道:“扇子给我。”说完,她接过长荷手中的扇子,便顺门外的长廊走去。
  高阳走至长廊尽头,她抬头一看,只见雨晴的天空上,散霞如绮,远处天边,竟然斜挂一轮如画的明月。
  高阳依栏杆,看着会昌寺中的梵塔身影,想这竟然算是自己第一次独自在外悠游,也是第一次在外,如此旁若无人的临楼独立片刻,一时不免心生无穷感慨,暗思道:“现可谓万籁俱静,无人搅我心之时了。想来从小至大,倒难得有如今日这几分自在。由此可见,如果没有了自在,大富贵不仅是无用,且是还是会害人之物了;纵然是终日的锦衣玉食,轻车裘马,这一生连一愿也不能遂的,也不过等同一个漂浮在尘世间的,无言无语,又无欲无求的亡魂了。古来这样的人儿还少了?我也许不过是这其中一个罢了。”
  想至此处,高阳不觉有些感伤,她又想到自己的孤绝、种种无奈及无人可诉的境地,不觉更是痛心绝望。
  长荷现在坐在客房里,正是喜忧参半。前者是雨终算晴了,后者是不知流邸几时差人来接公主,万一真要有一丝差池,谁还担当得起呢?如有文夫人在,还不怕的,她是有见识、有年龄的人。而今儿只有她们这一二个人与公主相伴,怎不令人心忧如焚?她只觉得在会昌寺院里的每分每秒都是这样难熬。
  雪妆见长荷默默若有所思的样子,便过来,笑依她的肩,问道:“长荷姐,你有什么心事吗?”
  长荷听了雪妆的话,不禁一笑道:“我会有什么心事?只不过担心今儿才有我们这么少的人相伴公主,而且是待在这种地方罢了。眼见天色便黑下了,青瞳还不来,也不知信儿传到夫人那里去了没有,真是好生让人发愁。”
  雪妆听罢,一时,也默默无言。
  长荷又自言自语道:“想一想,我们也忒胆大了!怎么我们一二个人,就敢陪公主待在这里呢?这像是我们这样人的所作所为么?”
  雪妆也笑叹道:“我也心里也直捏把汗儿呢。我们自随公主以来,就没像这样胆大过。不过,幸亏大门外面还有人。”
  半晌,雪妆见长荷不语,便笑道:“长荷姐,不要发愁,清平世界,不会有什么事儿。再说,谢天谢地,这雨终算停了。要不然,还了得!”
  长荷笑点头道:“你说的很是,我想流邸的车很快便来了罢。”
  雪妆也笑道:“但愿如此,我们就可以安心了。”
  长荷笑道:“不管如何了,这既不是在府里又不是在宫中,出了差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心留神些儿总是没错的。”
  这二人正说呢,见高阳回来了,忙迎站起来。
  高阳笑道:“没想借今儿这场雨,倒在这样的地方,静养了半日。最让我欢喜的是,我竟看见月儿了。这雨后,何曾还想得到,竟还能见到它!”
  长荷忙近窗前朝外一看道:“这样的情景儿,绝对是有的!我小时候在南面时,就亲眼曾看见雨后不久,天间烟云一下子就全部消散,然后明月东升,而且竟然显得比平时还明亮十分哩。”
  听长荷说罢,高阳笑点头,若有所思道:“今儿出来,何曾又想得到,竟会碰见这许多意外的事情。”
  雪妆也在一旁笑道:“难得见公主如今儿这般高兴!”
  长荷笑道:“按理,文夫人派人来接公主的车也该来了。公主,我们要不要先到门外看看去?”
  高阳回顾四周,一叹道:“我们是该回去了。”说罢,默默又出神。半晌,才回身对雪妆说道:“雪妆,你且到前面等她们,待邸里车来了,你一人进来知会我一声。我们悄悄来去,不许张扬的。”
  雪妆忙应了,出去了。
  见雪妆去了,高阳,朝窗外一见,只见淡静的月色下,更显得寺院及四周景物幽绝空幻。
  高阳便对长荷道:“长荷,趁车还未到,且陪我到楼下院中散一散心。雨后见月,是何等难得一见的景色!”
  长荷忙问道:“公主,怕不怕路滑?”
  高阳摇头,长荷忙扶高阳下楼去了。
  一到寺中庭,但见苍穹一碧无际,冷月清澈如洗。月色映得佛殿、经幢、松影及路径分明。远望去,殿角塔影,重叠朦胧。
  高阳笑对长荷道:“好清光!谁还能承想得到,雨后还会有这样的好月色?”
  长荷笑答道:“果真是好呢,我们出来这一遭儿竟不枉了。”
  二人慢慢绕寺庭而来。高阳忽然道:“我们且到前院去看那些青色的睡莲花罢。白天见那里一池好花,现在月光下,它们会成如何的景致呢?加上若能夜里闻香,不知是何等地清香呢。”
  二人又缓缓地绕到前院。刚一步行至这里,便闻到一阵似有若无的幽香。
  这前院因有一粼粼然的池水,故显得月色比别处更佳。清风徐来,池中涟漪盈盈,莲荷依依。真可谓是寒月在水,荷香犹存。
  借月色,高阳朝白日那人伫立的地方一望,不胜怅然。只见那里人影渺无,整个回廊也是人声空寂。
  凭栏干,高阳、长荷她们二人将这池中的睡莲细细俯视了一回,只见池中的花叶,在月光下显得是迷迷濛濛的一片。
  然后,高阳惊讶地对长荷道:“白天里分明见这池里的有好些儿睡莲是开的,这时竟真成了但闻花香,不见花了呢?”
  说罢,高阳又笑摇头道:“怎么可将其晓放晚含的习性忘了呢?睡莲这个‘睡’字,原非凭空而来。”
  长荷笑道:“正因这莲荷有这样晨开夜闭的习性,故在我们南面那些极有雅兴的人,有时竟乘了夜色,撑了船,特意将新茶搁在那花心中,让它含一晚上。趁第二日清晨花开时,再它取了出来。这茶,便就被荷花熏得更是清香了。”
  高阳笑说道;“这倒是很有趣。下次回府里,我们也就如法炮制罢。”
  不知不觉,二人出来一阵了。
  长荷道:“公主,天更加幽暗了,天又凉,加上文夫人接公主的车就快要来了,我们还是回去候着罢,免得她们来了,又找不着公主,该会有多急。惊动这寺里的人,才是不好。”
  高阳依依不舍地说道:“在这天清地静之时,若能伴这么一轮明月、伴这么一池清香的睡莲闭目静坐,该是何等的令人心旷神怡!我竟舍不得抛下它们去了呢。”
  长荷苦劝道:“公主,使不得!这里到底儿雨后天气,有些湿凉。再说这是我们头遭儿独自出来游玩,倘若不小心让公主受了寒,岂不是我的大过么?只怕以后再要想第二次这么单独来也是不能够了。”
  高阳听长荷如此说,也只好作罢。
  高阳、长荷这二人踏月色缓步而还。刚至法堂附近的转廊,忽见一道修长的黑身影,迎面飘然而来。
  一见这个身影,高阳顿时血脉凝结,不觉心跳至嗓,手足冰凉。因为凭本能,她也知道此人为何人。
  辩机因心中不宁,想趁众人开晚课之前,先一人到法堂中静坐冥思,以消心中烦乱。不想他临至法堂旁长廊,突然听见轻轻几声响。
  辩机恍睛一见,只见明月下,两个亭亭玉立的丽人正在那里,他自己顿然如在梦幻之中。
  一时,辩机不觉一惊:“这傍晚的寺院里,何来的青年女子的身影呢?”
  辩机自惊今夜遇着非仙即魅了,这是因为他曾听人传说,以前这个会昌寺作为贵族园邸使用时,曾有一位女子夜间不慎失足于此池,溺水而亡。
  这里几人各自在惊愕无言中对面交错而过,此后,辩机犹是沉思了片刻。
  后来辩机便自释了,暗想:“从小自大何曾遇见过鬼魅神仙?人说鬼神走路是听不到声响的。刚才不是分明听见那二人幽微的足音及衣裙窸窣声飘过么?况且自己在白日也曾见到过一群来本寺参拜的年轻聪慧的女客。这半日以来,又下了这场雨,连她们留宿这寺里也是可能的。再者,明后日就是盂兰盆节。为此,来这寺里面自然相杂有男女老幼的各色香客。”
  高阳、长荷与辩机迎面错过后,二人默默无言而行。
  过了好一阵子。长荷才悄声的对高阳说道:“公主,这不是方才不久引我们去看那尊玉佛的那位师父么?”
  半日,高阳犹如在梦中,喃喃地问长荷道:“真是他么?”
  长荷含笑道:“是他,我没看错。”
  高阳神情幽幽,慢慢才说道:“偏是他!独自一人,在这月下做什么呢。”
  长荷笑道:“谁晓得?毕竟今儿雨后天晴,又逢这样难得一见的月色。由此可见,天底下和我们一般,怕辜负了这好清光的人也是有的。”
  高阳听到“和我们一般”一句,不觉默然神会,忽听见一阵阵深邃悠远的暮鼓从空中遥遥传来。
  高阳听罢,不觉浑身一颤,忙问道:“长荷,这是什么声响?”
  长荷笑道:“大概是这寺院里修行人的晚课就要开始了罢。”
  高阳听罢,半晌,才默默说道:“长荷,我累了,我们且回房等青瞳她们去罢。”
  高阳正待离去,忽听见空中一阵幽幽渺渺的木鱼与清磬声敲响,随之而来的是阵阵抑扬顿挫的诵经声。
  此为此“梵音”,而非彼“凡音”!高阳思量至此,不觉梦断心碎。
  高阳、长荷二人这里默默无言回至房中。
  高阳忆起今日种种的因缘,不胜悲喜交加。前者是阅人实多,为什么在这大千世界,蓦然一见之下,竟能是如此地欢喜与哀愁?且又一再相见相遇?这不是有缘么?后者再说,自己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此事不过是有缘无分,正如同水底月、镜里花,最后终将是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只怕从此回去,与这里的一切,也再无相见之时了。”
  思毕,一时,高阳的五脏六腑,不觉是时而缱绻悱恻,时又悲苦如沸。
  只说高阳现在这一番心思,她虽然自幼生长在极富贵之境,但其内心的孤独与无尽的哀愁,无人能领略一二;但今天这一日对高阳而言,却终因一人的猝然出现,使她素来高傲冷漠的心仿佛就正如一投石于古井,顿生片片的涟漪;如冬雪之逢阳春,遂化着了一道淙淙的清泉。
  正是:邂逅相遇,适我愿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