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空华记

本书主要介绍大唐西域记撰人辩机的传奇人生,讲述了一段曾经真实发生在中国唐代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迷离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迷离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辩机从李府告辞了出来,匆匆地赶出城去。
  一路上,辩机闻着从路旁人家篱墙院落隐约飘散而来的春草花木的气息,不觉是如痴如醉,又有一些黯然神伤,但是,辩机终又不知自己心中这些悲欣莫名之情,究竟从何而来。
  辩机更是对自己与一个人再度的相遇及今日所有的一切都是思惑不已。
  不久就时近黄昏了,一阵风雨骤来。
  辩机紧奔了几步,幸而会昌寺离此倒也还不远,几步之间也就到了。
  等到辩机到了寺院大门外,回首一见,这阵风雨已消歇了。
  此时,惟见天空茫茫,夜色四合。
  正在此时,辩机忽然隐约地闻见四周有一种幽幽的暗香,正在空中浮动。
  辩机忽然有所感悟地想到,寺庭前这两树朝阳的汉时古梅花早已是陆续绽开了,只是自己素常没有去留意它。现在等待自己真去留心之时,只怕它们早已是花色零落,只有香如故了。
  夜间,待忙完诸事,辩机就回到自己的房中。他将那个从观华处借来的书卷包袱展开来,只见这部经卷装在一漆金彩绘盒中,用一黄色锦缎包布包裹了。
  辩机将这部经卷从黄色包布中取出来,展开在面前,忽一眼瞥见身旁那黄色锦缎包布是色彩斑斓耀目,漆盒上,描有一双仙鹤在青松白云中展翅翱翔之绘。
  辩机忙用包布将那漆盒卷起来,置在一旁。心想:“这些是什么?罪过了,正经的书,还未睹一字呢。”
  想毕,辩机又将那卷经移近前来,谁想只觉得此时心中模模糊糊地被某一事所牵,细想又不分明。
  辩机这时发现,那一经卷中的字也只惟在眼前晃动,却无一字入脑海;且自觉自己浑身上下,莫名地燥热不堪。
  一时,辩机不觉暗想道:“明明现是寒气尚未全消,为什么却无端地反让人有闷热之感?”
  想罢,辩机就将身上的厚衣着脱了去,只穿了一件单衫,复又坐下来,捧起那一经卷来。
  不久,辩机还是无奈地发现自己的心绪甚为缭乱,无法静下来读一个字。
  半晌,辩机不禁默默地长叹了一口气,便放下经卷,信步走了出来,莫知所至。
  忽及一处,辩机抬头一见,发现自己这是在法堂附近。近前几步,就见法堂石阶上的松影摇曳不定。
  只是素日经声不断的法堂,此时也是人声悄无,灯消影暗。
  辩机抬头仰望,但见寒空上,正遥遥地挂着一轮冷灿的残月,远处人家的灯火,已昏黄无焰。真是触目所见,处处是寒辉笼罩,冷雾凄迷。
  环视之,辩机不觉有些神思恍惚,突然想起前不久才病逝的持智法师,他心中忽生悲戚,不禁浩叹不已。
  辩机暗思道:“此生为什么总是如此地恓惶孤独?自幼父母双亡自是不堪说,身旁所遇的恩师、亲朋又每每聚散不定的。惟有这一轮碧空的皓月千古如斯,冷眼地俯视人间的苦乐兴亡,令人观之,倍加是慨叹诸事的无常。”
  蓦然间,辩机忆起去年也是在这月下遇见一个人时,想流年如水,岁月便这样悄然远逝,让人浑然不觉,不免更是惆怅及意乱心迷。
  在外面的寒风中,辩机对月也不知伫立了多久,陡然一下,他竟然感到自己眼眶下是一片潮润冰凉。
  辩机不免一惊,暗忖道:“这却也是为何?为慈照之病而担忧?似乎又非,她不过染一些风寒而已。莫非为观华、高阳公主种种恩义?为她们待人无微不至的似水柔情?如这等温情,倒是生平未曾遭遇之事,而且也未必消受得起的。”
  突然,辩机正色地暗想道:“身为一个佛门的出家人,却作如是之想,岂不是可惊,而且又深可畏?从此,我犹是我,她们犹是她们!”
  想毕,辩机便深吸一口气,一摄心神,便又回得房来。
  辩机重新展开案上那经卷来阅读,不料内心仍然还是有些心猿意马,魂不守舍。
  辩机只得推开经本,移开眼前的灯盏,对面前的墙壁凝视。
  此时,灯焰耿耿映壁,辩机抬头忽然看见,一个若隐若现,似真似幻的影子正浮在眼前的墙壁上。
  辩机猛然一惊,不觉浑身冷汗如雨,便连忙一口气将那灯焰吹熄了。
  这时候,辩机在黑暗中一面用手擦去额上的冷汗,一面凝视那盏灯上残焰的青烟升起,直自全部消散。
  不久,辩机就隐约地听到外面有淅淅簌簌的、像是雨,又像是风的声响传来。
  辩机忙起身到了窗前,推窗一看,只感寒风冷冽,一阵点点滴滴的斜雨飞溅在身上。
  辩机抬头又遥望那半轮残月,方才还碧青如洗,现在却已被黑云完全笼罩了。
  时间间隔不久,天间的雨,也犹如沉沉的幕布一般,全部降落下来。
  辩机不禁暗思道:“人心如月,竟也有不清明之时。”
  辩机又想道:“素常自己心烦意乱时,便出来步月。但凡一见这晧空中的明月,莫不心平气和,万虑皆消的。谁想今夜观月,却反添惆怅。大概因此日天气的阴晴不定,故也使得人心绪大起大落。”
  “也罢!此时既然看不进经书,也无须勉强,倒不如静坐,以去诸妄想。”想毕,辩机动身起来闭窗掩户。
  然后,辩机又将桌上的经卷收拾妥当后,自己又动手在香案的炉上焚了一炉香。
  不一时,便是青烟袅袅,微香满室了。
  辩机将坐具挪至床旁坐下,盘腿结跏趺位,然后合掌先默念一段《道普贤行愿品》中的忏悔文:“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念毕,辩机便开始端形静虑,合目屏息,开始打坐起来。
  辩机起初还能把持得住自己,不想渐渐地、渐渐地在沉思冥想中,外面的雨风声淅淅簌簌入耳,脑海中诸种模模糊糊的影像,也纷纷地消落、消亡。
  这时,辩机发现,却又有一个幻影,复又清晰地现在眼前,而且挥之不去。
  顿时,辩机不禁哀恸惊惶万分,连连痛呼:“辩机!从你的心底里,竟然连连生成这种杂念幻想,为此,你岂不是必将遭到彻底的毁灭?!”
  一时,辩机自知本性迷乱,便心哀如死地步出门外去了。
  正是: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